林冉吖

咕咕咕咕◔̯◔发出文笔不行,画画不行的声音

【杰园】甘之如饴

——意识流✔逻辑不通,慎看

——单恋向,超短篇

——人物属于第五,ooc属于我。

        弥漫着闷热潮湿中,烟叶被牛皮纸裹成卷,点点火光在黑暗中似有似无。脆弱倦怠的木门被沉重地推开,灰尘卷地而起,在橙黄的光照下闪耀地扑朔迷离。

        似是吸进尘埃,他掩住口鼻,仓促的咳嗽了几声。

        娇俏的姑娘踏光而来,空中飞舞的尘埃像星光,她的面容在他眼中迷离了起来。

        “喂,柯斯米斯基!”她插着腰,不满地皱着眉,挥手扇开漫空的灰尘。像是随着她的动作抽离了稀薄的氧气,他的瞳孔放大,处在真空中般呼吸忽地一滞,心跳急促了起来。

        “一个人待在这么闷的地方干嘛?悄悄抽烟呛死自己吗?”有着莹绿眼眸的小姑娘丝毫不畏惧暗无天日环境下人高马大颓丧的男人,只是伸手一拽,便拽着他摇摇晃晃离开了小小的储藏室。视网膜突然被光亮强行占据,他眯起眼,模糊中只能看见女孩背影中跳跃的栗色短发。

        指尖传递的温度那么不真实,宛如隔世,似陶渊明笔下逃避现实的桃花源令人神往。可他还是真真切切又一次被这个名叫艾玛伍兹的家伙带离了堕落的深渊。

        说来可笑,明明将自己推入其中的,就是浑然不知的她。可自己却也是心甘情愿任她将自己脱离。来到学院外围的长廊,他们放缓脚步。来自指尖的束缚悄然挣开,他瞳孔聚焦,看清她脸上随意的笑容。他心照不宣地戴上淡然的微笑配合她,似是平常般与之谈笑风生,但他知道,在心底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她的视线是投放到遥远的男人身上,在地平线前可及之处。她的眼睛出奇的亮,像一簇晃动永不惜败的萤火,炙热的燃烧。精灵送来温暖人心的呓语,却抛下他独自一人飞向彼岸。她轻盈的步伐,蹦跳着提前伸出手臂,一溜烟从他身边跑走,像树袋熊慵懒地挂在那个男人脖颈上。

        旁边观摩秀恩爱现场的红发男孩却是向他走来,朝他笑了笑。好友杰克的情况,裘克心知肚明,却又不好点破,只能帮助些顺利成章的退场。

        “伍兹,我和杰克先回教室了。”裘克回头礼貌性的叫唤。“嗯。”小姑娘转过头,视线慢悠悠扫过两人,回以微笑。

        两人默契地走向了常无人烟幽静的小路,一切欢声笑语被交错的枝桠拦截在外。“又抽烟了?”裘克皱眉,想从并肩而行的好友脸上捕捉到外露的情绪。

        “杰克,我觉得我还是得说。”他斟酌着说出口,“你喜欢艾玛一直不说,现在,”他顿了顿,稍微敛去了有些愤怒的表情。“不放下吗?就这样堕落下去?”几乎是亲眼见证曾经叱咤风云的杰克,从高耸的山峰上跌落,往日盛气凌人,神采飞扬之势一去不复返。

        他宁可杰克现在还是以前那样慵懒地态度,一张口就是嘲讽惹人炸毛的话,而不是现在这样。

        杰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好友的苦口婆心,他当然明白。

        遇见艾玛·伍兹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动,第一次有了想护一人一生周全的心思。单纯笨拙的小姑娘一概不知,嬉笑打闹着,遇见了另外一个人。小姑娘在他面前神色怏怏,有气无力的,重复着问着杰克,“他会喜欢我吗?”看不惯生龙活虎的艾玛突然变成了这样,他委曲求全私下找了那个人,才将两人的心绪串联在一起,然后,他光荣退出。

        无论祝贺她的时候,他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情真意切,却是留下心上千疮百孔的疤痕。神圣而遥不可及的殿堂轰然坍塌,寒风不住的往废墟残垣灌入肆虐,吹出空洞的回音。

        裘克不会懂。

        艾玛也不会知道。

        只有他知道。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无法得到的人伴在身侧,而他心甘情愿在虚无旖旎的梦境中沉溺,像吸食了毒药,甘愿沉沦,不可自拔。她从来不属于自己,可他注入灵魂未见光的爱情,像黑暗中的藤蔓悄然滋生,不经意间已长成参天大树的模样。

        明明只要一看到他们两人并肩而行,举止亲密,他的心就好像被一把短刃捅穿痛不欲生。可他像不顾一切扑火的飞蛾,即使焚烧成尘也渴望着火光。

        艾玛·伍兹是他的光。

        他只愿看见她的笑容。

        他,甘之如饴。

评论

热度(5)